您好,欢迎来到浙南黄氏研究会!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黄氏首页 > 黄氏资讯> 宗史研究
宗史研究
皋陶与六安
来源: 发布时期:2016/9/28 10:27:17 查看次数:405次
 

 

黄姓血缘始祖司法鼻祖皋陶与六安
 
作者:黄景泽
 
  皋陶——中国司法鼻祖,这是史界定论,“定论”二字的含义是毫无疑义。但出生于何处却各有说词,其实出生于何处,和它的功绩并无必然联系。但是,今人于皋陶功绩在其次,其它更是其次之其次。唯独对出生地十分感兴趣。这实在是舍本逐末!令人啼笑皆非。本文以至史学界关于皋陶都绕不过山西洪洞士师村。从古至今的口口相传,国家最高人民法院的贺信等等,我们后人都可以说是无中生有,但是为什么会有如此记载和坊间传说?最高人民法院的贺信是不是就是两个耄耋老人相逢之后的呓语,我们不好下结论。史学界亦无一人针对此问题有一个确实的说法。既然不否定,又无佐证可以否定,就目前士师村的博物馆型制,民间老者的指认和传承之说,以至于准官方的文稿,都毫无疑义的认为,士师村是皋陶故里。徜往后史学界有定论且权威,自当从之。

  皋陶,名繇,字庭坚,是历史上著名的传说人物。约生活于公元前23世纪到前22世纪之间,东夷族部落首领,历经尧、舜、禹三个时代,在部落联盟中担任“士师”一职。相传他架构了中国最早的法律体系,被尊为“中国司法鼻祖”;他强调“法治”与“德政”的结合,形成“皋陶文化”,为后世儒家文化的产生提供了重要精神渊薮之一。后世人将皋陶与尧、舜、禹齐名,一同奉为“上古四圣”。
 
出身在东夷族部落
 
  有关皋陶的事迹,《左传》、《史记》等史书记载得较为权威,儒家经典《论语》、《孟子》、《尚书》中,也有深入反映。此外,《论衡》、《水经注》等专著也有多处论及。
  皋陶,本名繇,字庭坚。在上古时期,“陶”与“繇”同音;繇曾被舜帝封于皋地(今安徽六安市),故名皋繇,或者写作“皋陶”。
  有关皋陶的出生地,存在两种说法,一说他出生在今山东曲阜的“少昊之墟”。曲阜那时属于偃地,舜帝因而赐皋陶为偃姓。另说他出生在今山西的洪洞县,至今那里仍有一个“士师村”,别名“皋陶村”,这个村把皋陶的名字与职业结合得如此紧密,也属罕见。但史家更多采信前一种说法。
  皋陶大约生活在公元前23世纪到公元前22世纪,横跨尧、舜、禹三个时代,对于这一点,史学界基本没有异议;但对于他的出身及在他之前的世系传承关系,则存在着不同看法。一种看法认为,皋陶是黄帝的后裔,自黄帝至皋陶的传承关系是:黄帝——昌意——颛顼——大业——女华——皋陶。
  倘若这种说法成立,那么皋陶就是华夏族人了;但更多的人认为,皋陶出身于东夷族的少昊氏部落,后来成为东夷族的部落首领。
  在《史记》中有着这样的记载,颛顼帝有个孙女名叫女修。一天,女修在家纺织,一只燕子飞进室内,掉下一个鸟蛋。女修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将鸟蛋呑到肚里,后来就因此怀上了身孕,生下一个男孩,取名叫大业。在这个故事中,大业是没有父亲的,但有一个信息值得注意:他是“鸟蛋之子”,而鸟在当时是东夷族的部落图腾。史学家据此认为,应该是一个没有留下名字的东夷族部落首领取了女修为妻,然后生下大业。《史记》中接着讲到,大业长大后,娶黄帝父亲所属的少典氏族之女女华为妻(注意:在前一种说法中,大业与女华是父子传承关系,而在《史记》中,他们则成了夫妻关系。),生子名叫繇,繇就是皋陶。由此可见,从父亲血统来看,皋陶是东夷族人,而从母亲血统来看,他的血管里也涌流着华夏族的血液。
  之所以有皋陶是黄帝后裔的说法,这跟后世传人一直有着追慕黄帝正统的思想有关。事实上,在今天,与皋陶有着血脉传承关系的黄、赵、徐、江以及李等中华姓氏,总体上都是肯定皋陶是东夷族出身的。其实,在那个时代,正是因为有了华夏部落跟东夷族等周边部落不断组成部落联盟,才出现了后来“舜日尧年”的盛世景象。一定程度上,皋陶的诞生正好是华夏族与东夷族走向融合的象征。据考证,不仅皋陶,就连舜帝也是来自东夷族。在早期中华民族的一只脚跨进文明时代的进程中,东夷族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这其中,架构了中国最早的法律体系的皋陶自然功不可没。
 
制定中国最早的法律
 
  远古时代的部落联盟是从黄帝和炎帝时代开始的,到了帝尧时代,进入鼎盛时期。各部落首领共同组成联盟的领导集体,在以帝尧为核心的领导集体里,就有舜、禹以及商王朝的先祖子契、周王朝的先祖后稷等,作为东夷族部落的首领皋陶也是这个集体的成员之一。史载,从那时起,他就显示出在司法方面的才能,并开始负责司法方面的工作,只是帝尧并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司法职位。
  到了舜帝时代,领导班子的成员基本保持稳定。那时,黄河泛滥成灾,舜帝任用大禹治水,还组成一个治水班子。在这个治水班子里,大禹、子契、后稷、皋陶是最重要的成员,大禹负责全面工作,子契负责万民的教化,后稷负责农业生产和灾后重建,而皋陶则被舜帝正式任命为“士师”的官职,负责制定刑法以“理民”。因此,“士师”的官职又被称为“理官”。
  在舜帝时代,制定刑法之所以被提上议事日程,是部落联盟向文明时代迈进的必然要求。在当时,中华大地上部落林立,号称“万国”,虽然联盟是大势所趋,但部落纷争一直就没有停止。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对待俘虏不再是简单的杀戮,而是如何加以利用,这就需要制定相应的强制措施。除了部落征战,治水更是头等大事,而治水需要调配大量的人力物力,如何进行控制,也得要有强制措施。就这样,刑法应运而生。
  《尚书·虞书》中是这样记载的:“帝舜三年,帝曰:皋陶,蛮夷猾夏,寇贼奸宄,汝作士,五刑有服,五服三就”。于是,皋陶奉命“作刑”。皋陶制定的“五刑”,是指甲兵、斧钺、刀锯、钻笮、鞭扑。甲兵,是指对外部落用兵,在当时,把对外战争看作是对打击对象的最大刑罚;斧钺,是指砍头;刀锯,是指重肉刑;钻笮,是指轻肉刑;鞭扑,是指对情节较轻的罪行实施的薄刑。《史帝·五帝本记》载,五刑罪为:墨、劓、剕、宫、大群。
  “五刑”应该是中国最早的刑法,也是中国最早的法律。史载,在治水的过程中,皋陶“令民皆则禹,不如言,刑从之”。这证明刑法对治水发挥过很重要的作用。“五刑”看起来很残酷,但在实施的过程中,皋陶特别强调“慎刑”、“轻刑”、“五刑五用”和“明于五刑,以弼五教”。意思是:在使用刑法的时候,一定要做到慎重,五种刑罚分别对应于五种罪行,要证据确凿,量刑适当,遵循用刑从轻的原则进行公平处理,使天下人信服,人民安居乐业;要让天下人都了解刑法的含义,并通过“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这五种教化来让老百姓远离犯罪。他还强调“期于予治,刑期于无刑”。意思是:使用刑法治理天下的目的,是为了使各种犯罪行为消灭在犯罪之先。一个部落联盟时期的法律制定者,就具有如此高的法治境界,这是相当难能可贵的。
  “五刑”法律的出现比古巴比伦的《汉穆拉比法典》还要早上三、四百年,只是相对于后者来说,前者并不是成文法。尽管如此,它在中国法律史上的开端意义是不可抹杀的,皋陶因此而被后世人尊为“中国司法鼻祖”。
 
青面法官和狱神化身
 
  皋陶不仅是一个法律的制定者,还是一个审理案件的法官。相传,他秉持公正,断案如神。从而使得“天下无虐刑”、“天下无冤狱”。
  皋陶断案,常常会使用一种名叫獬豸的独角兽来帮忙。东汉王充的《论衡》中对此有详细记载,说獬豸是“一角之羊也,性知有罪”。这是一种只有一只角的羊,但它很有灵性,有分辨曲直、确认罪犯的本领。谁都知道,断案仅仅依靠人脑是远远不够的,因此,一旦遇有疑难,皋陶就将这种神异的动物放出来,如果当事人有罪,獬豸就会用它的独角去顶触,发现谁说假话,就会怒气冲冲,令人生畏。无罪则否。据说这种办法非常有效,那些卑鄙的小人为此畏惧,纷纷逃离,至使天下太平。
  獬豸当然是不存在的,它寄托的是人们对公平、公正的向往。同时,它也说明,对于复杂疑难的案件,需要借助科学的检测工具才行,獬豸就是古代的警犬,古代的测谎仪。令人称奇的是,汉字中神圣的“法”字就是源于皋陶用獬豸断案的传说。“法”的古体字写作“灋”。《说文解字》对它的解释是:“灋,刑也。平之如水,从水。廌,所以触不直者,去之”。意思就是说,法律讲求公平,要像一碗水一样端平,所以用“水”作偏旁部首;廌,就是指独角兽,它会用角去触违法的人,从而把他们从社会中剔除。所以,在“廌”下面是一个“去”字,这三部分就构成了一个“灋”字,后来简化为今天的“法”。
  《论衡》还记载,汉代衙门里要供奉皋陶像、饰獬豸图。自春秋战国时代起,獬豸的形象更是被制成帽子,绘上服饰,为执法官所穿戴。其实,以今天的眼光看,说这样的衣帽是中国古代的法官帽和法官袍,也未尝不可。
  皋陶的形象也得到神化,《淮南子·修勿训》中这样描绘:“皋陶鸟喙,是谓至信”。说他长着一张尖尖的鸟嘴,古人认为这样的嘴是至诚的嘴。《荀子·非相篇》中又说:“皋陶之状,色如削瓜”。意思是,皋陶的脸色呈青绿色,就像一个削了皮的瓜,这位执法如山的大法官被描绘成“青面无私”的样子。我们知道,包公是“铁面无私”,在铁器出现之前,青铜器是最硬的金属了,皋陶的“青面”无疑是来自于青铜器的颜色。之所以赋予皋陶一张“青面”,除了把法官神圣化之外,还反映了青铜器时代的人们对法官品德的心理和美学追求。
  在司法领域,皋陶的贡献几乎是全方位的,他还创设了监狱,史书中谓之“皋陶造狱,画地为牢”。监狱是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皋陶发明监狱,是把原始的氏族社会向文明的奴隶制社会又重重地推进了一步。他以此又被尊奉为“狱神”。
  在过去人们的眼中,监狱是个阴阳分界的地方。狱官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参拜狱神,刚刚被关进来的犯人也要参拜,当出狱时,被释放的囚犯再次参拜狱神,即使死刑犯在临刑前,也要参拜狱神一次,然后才被正法。当然,不同的人参拜的目的是不同的:狱官参拜,表示自己是替天行道,管教犯人,让狱神保佑自己一切平安;囚犯参拜,则是为了求狱神保佑自己能够健康地活着出去;死囚参拜,则是求狱神保佑自己早日投胎做个好人,不再受血光之灾。因此,无论对于哪一种人,皋陶都是以前监狱中最受尊敬的神灵。
  皋陶成为一名出色的理官,名扬天下,与当时的苍舒、隤凯、梼、大临、庞降、仲容、叔达等八人为“高阳八才子”,天下之民谓之“八恺”。皋陶为官正直果断,使天下人心信服。
 
德政和皋陶文化
 
  在位于安徽六安市的皋陶墓东5华里处,有一处古遗址叫“种德寺”,这是后人为纪念皋陶教化民众、播撒仁德种子而兴建的。皋陶创设了中国最早的法律,然而,他是一个更强调“德政”的人。他认为,要把“法治”和“德政”结合起来,才能治国安邦。这种诞生于中华文明入口处的思想与今天强调的要求“依法治国”、“以德治国”的理念遥相呼应。
  记录皋陶“德政”思想的是收录在《尚书•虞书》中的一篇著名的文章《皋陶谟》。在舜帝时期,皋陶除了从事立法、司法工作外,还从事很多的行政工作;尤其是到了大禹在位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政事都交给皋陶来处理,许多重大政策和措施的制定也落到他的头上,这时的皋陶俨然部落联盟中的“总理”。应该就是在理政的过程中,皋陶形成了自己的“德政”思想。有一次,他跟舜帝、大禹在一起论事,就把自己的核心价值观“九德”的具体内涵和盘托出。这次论事的过程后来形成《皋陶谟》这篇传世经典。
  “九德”是指“宽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强而义”,它将人类的不同个性尽括无遗。皋陶认为修德是天子和众臣必不可少的治身之道,具备三德可以为卿大夫,具备五德可以为诸侯,而具备九德就可以为天子了。
  除了提出“九德”,皋陶还谋划了一系列的有关社会制度、习俗、文化等全方位的革新方案,如兴“五教”,定“五礼”,设“五服”等等。如前所述,“五教”是指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这五种伦常关系;“五礼”是指吉、凶、宾、军、嘉五种礼节仪式;“五服”是指配合天子、诸侯、大夫、士、庶人这五个等级的五种服饰。还多次提出贤明的谋略,认为天下须慎修其身。特别对君主提出“慎身”、“知人”、“安民”的治国方略。
  皋陶的思想和政治主张,不仅对巩固华夏部落联盟起了作用,对夷夏和其它诸氏族融合为华夏族,也作了重要的贡献,奠定起国家产生的基础。后人评价皋陶,认为他“与禹共辅舜政,明五刑、弼五教,功不在禹下”。孔子在《论语》中说:“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唐代诗人皮日休在《咎繇(皋陶)碑》文中则这样说:“德齐于舜、禹,道超乎稷、启”。风流天子唐玄宗以李氏始祖皋陶为荣,天宝二年(公元743年),他还追封皋陶为“德明皇帝”。
  皋陶在政治、司法、社会等各个领域的全部活动中所体现出来的思想和业绩,形成了中国上古时期的一个文化体系,即皋陶文化。皋陶文化的核心是“法治”与“德政”的结合,与黄帝文化、炎帝文化、大禹文化等这些上古文化不一样的是,这是唯一一个不以天子名字、而以臣子名字命名的文化。正因为有此贡献,王充才会在他的《论衡》中说上这样一句话:“五帝、三王、皋陶、孔子,人之圣也”。后人据此将皋陶与尧、舜、禹齐名,共同尊称他们为“上古四圣”。
  今天的很多学者认为,儒学的主流源头当是皋陶文化。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孔子长期生活在皋陶文化分布的区域及其文化氛围中,他主张的“仁”、“礼”、“慎独”等,都与皋陶文化有着紧密的内在联系。因此,完全可以这样说,皋陶文化是儒家思想产生的重要精神渊薮之一。
 
皋陶后代世袭“理官”
 
  皋陶历经尧、舜、禹三个时代,可谓三朝元老。大概是因为资历深,贡献大的缘故,大禹当天子时,特别指定他为接班人。可是,综合众多史料来看,皋陶的年龄不仅比禹大,而且不是大一点点;指定一个这样的接班人,其接班的几率实在太小。据说,皋陶活了106岁才去世,即使以如此长的高寿,也没能等到接上班的那一天。
  皋陶死后,大禹又指定伯益为接班人。伯益是皋陶的长子,在大禹治水时,虽然比不上他的父亲以及子契、后稷那么重要,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是担任大禹的副手,因此深得大禹的器重。可惜,大禹死后,伯益像他的父亲一样,也没有位登天子的命,天子被大禹的儿子启夺走了。从此,“禅让”制被“家天下”所取代。富有戏剧性的是,皋陶用他的一双手助推了氏族社会向文明社会的迈进,结果就要以皋陶父子没能让“禅让”制延续下去的事实,来宣告奴隶制社会在中国历史舞台上正式登台。
  皋陶死后安葬在皋地。皋地又叫六地,即今天安徽的六安市。早在舜帝手里,这里就被舜封给了皋陶,因此,皋陶是回到自己的封地安葬。后世称他为公琴。今天在六安,有着修葺一新的皋陶墓、皋陶祠,还有高耸入云的皋陶石雕,六安人以拥有皋陶的精魂而自豪。
  史料记载,皋陶有三个儿子(又说有六个儿子)。大儿子伯益被大禹赐为嬴姓,他的后代后来建立了秦国。次子叫仲甄,又名仲偃,后代以官为氏的理氏传至理征时,成为李姓的得姓始祖。三儿子名字不详,这两个儿子继承了父亲的偃姓,也继承了父亲的封地。《史记》引《括地志》云:“寿州(安徽)安丰县南130里,故曰六城东,禹封其少子于六,以奉其祀”。以后六便成为一个偃姓小国,楚穆王灭之,无谱。《潜夫论·志氏姓》记载:黄、李、梁、葛、江等皆皋陶后裔。
  几乎所有的谱牒学史料都提到,皋陶的后代中有一支世袭了“理官”的职位,并且世世代代传承下去,但对于究竟是哪一支,却有些说法不一。有的认为是伯益一支,有的认为是中甄一支。伯益因为贡献大,被指定为大禹的接班人,有自己的封地,所以他的子孙后来到了中国的西部,并在那里建立了强大的秦国。而中甄和皋陶的小儿子没什么封地,就留在六地,看来继承父亲衣钵的可能性要更大些。究竟如何,还有待谱牒学家们进一步考证。
 
关闭本页】 
黄氏资讯
本站搜索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东方
      景园2栋1单元502室
电话:0577-68850006
传真:0577-68850005
手机:18967756138
邮箱:387614150@qq.com
返回首页本会简况黄氏谱系黄氏人物黄氏报纸黄氏文化宗亲留言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浙南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东方景园2栋1单元502室
电话:0577-68850006 传真:0577-68850005 邮政编码:325800
未经书面许可严禁转载和复制本站的任何信息 浙ICP备09103992号 技术支持:捷点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