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浙南黄氏研究会!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黄氏首页 > 黄氏书刊> 黄正瑞著台湾问题面面观
黄正瑞著台湾问题面面观
第 三 节 血的 教 训
来源: 发布时期:2012/4/3 22:04:38 查看次数:1593次

 

第 三 节   血的 教 训
 
10月31日,10兵团在厦门老虎山洞举行党委扩大会议,肖锋在会上第一个发言说:“金门战斗的失利,是领导判断错误,指挥也有失误,是骄傲轻敌的结果,违背了毛主席不打无准备之仗的指示,也违背了粟裕首长批示的三个条件。这次失利是我对福建人民犯的一个极大的罪,请求十兵团党委,三野前委给我应得的处分。”
    叶飞第二个发言说:“金门战斗的失利,主要责任在我,我是兵团司令员,兵团党委第一书记,不能推给肖锋,他有不同意见,我因轻敌,听不进,临开船时,在电话上我还坚持只要上去两个营,肖锋掌握好第二梯队,战斗胜利是有希望的。是我造成的损失,请前委、党中央给严厉处分”。
负责指挥第三野战军作战的粟裕副司令员尽管未指挥这一战斗,事先还讲过如遇三个条件(敌增兵、船只不足、老区的船工不到)都不能打,可是在战后却主动向中共中央承担金门失利的责任。后来他还对肖锋说:“金门失利,不能归罪叶飞,更谈不上你肖锋,主要责任在三野前委,特别是我这个主管作战的人,我由于背上了上海、南京、杭州这些大城市的包袱,怕这些地方出乱子影响很坏,所以没有挤出时间到你们那里检查一下战前准备情况。因此我应该承担主要责任。”(见肖锋:《难忘的教诲》,引自《一代名将——回忆粟裕同志》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1版第299页。)
会后,叶飞给华东军区陈毅司令员起草报告,请求处分。陈毅说:“现在的问题不是处分什么人问题,而是共同接受经验教训。苏联红军战斗条令有条规定,为进攻歼敌失利,就不能追究责任,更淡不上处分。要说责任,我陈毅也有责任嘛,三野前委集中力量放在处理上海这个‘包袱’上,没能注意到前面敌情变化嘛。”
金门失利的消息传到中南海的时候,毛泽东刚在怀仁堂接见完工商界的代表,由周恩来陪同来到门前,与代表们合影。这时,一位秘书走来,送给周恩来一份电文。毛泽东转过身来问:“十兵团有消息了?”周恩来严肃地点点头,没有做声。毛泽东意识到情况不好,但在这种场合不便再问下去。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周恩来向毛泽东汇报了金门失利的情况。随后,总参谋部送来了详细报告。报告最后分析说,没有海军的配合作战,在近期内攻占金门是不可能的。毛泽东反复地阅读了这份报告,提笔写下了:“我们一定要建立一支海军,这支海军要能保卫我们的海防,有效地防御帝国主义的可能的侵略”这几句话。后来,叶飞又再次打电报给党中央、毛主席,请求给予处分,但是毛主席说:“金门失利,不是处分的问题,而是要接受教训的问题。”
那么,攻击金门失利的经验教训究竟是什么呢?几十年来,叶飞反复思考这个问题,他在1988年出版的《叶飞回忆录》中,得出以下的经验教训,对我们今天还有重要意义:
最重要最主要的教训就是,当时蒋军有海军,有空军,在解放战争中基本没有被消灭,而我军没有海军,没有空军,渡海登陆作战仅仅使用木帆船,空中没有掩护,海上也没有海军支援。渡海攻取厦门之战,第一批登陆部队使用足够装载八个团兵力的船只,在敌空军轰炸下,损失相当大,已经非常危险。幸而克服了这个危险,顺利攻克厦门,好事往往会变成坏事,我们因攻取厦门的胜利,而没有重视渡海作战中的困难,没有接受这个教训,结果在攻击金门中碰了钉子。所以,指挥员尤其是我的轻敌,是金门失利最根本的原因。
从这一战斗的具体组织指挥来说:
攻金失利战斗组织的第一个教训是船只不够,只能一次运载三个团,而这么少的这样宝贵船只又在第一批登陆后搁浅在海滩上,全部丧失,以致后续第二梯队完全无法登陆。渡海登陆作战没有船只,意味着什么呢?
其次,战斗指挥上的二个重要教训,就是违背了渡海登陆作战的规律。渡海登陆作战,无论你兵力多大,首先要夺取和巩固登陆滩头阵地,然后才可以向纵深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英军队诺曼底战役成功的经验,就是首先夺取了诺曼底滩头阵地,并巩固了这个滩头阵地,这是渡海登陆战的规律。金门失利恰恰是违背了这个规律。二十八军登陆,首先夺取了金门古宁头滩头阵地,这是对的;但是,第一梯队登陆部分没有立即构筑工事,巩固滩头阵地,后续第二梯队尚未到达,只以一个营兵力控制古宁头,就向纵深发展,又犯了违背渡海登陆作战的规律,犯了兵家之大忌。
攻金失利的第三个教训就是,第一梯队三个团的兵力登陆,竟然没有一名师指挥员随同登陆统一指挥,这也是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战斗指挥中的问题也不都是前线指挥员的责任,兵团指挥机关和我也有责任。当二十八军报告当晚要发起登陆金门作战时,我只是关心胡琏是否已到达金门,没有要二十八军呈报作战命令审核,就批准他们发起战斗,这是当时我的疏忽,参谋机关也疏忽了此事。这是一大教训。
我们接受经验教训不能仅限于此,不能仅从微观上接受教训,还应该从宏观上体会这次教训的更重大的意义。那就是在现代战争的条件下,没有制海权、制空权、要实行大规模渡海登陆作战是非常困难的。五十年代初,在我海、空军还处于劣势的条件下,要仅仅靠木帆船横跨台湾海峡,解放台湾,现在来看,恐怕是会吃比攻金失利更大的苦头的。金门失利之后,接受了教训,头脑清醒起来。接受攻金失利的经验教训的真正意义,也许就在于此。
 
主要参考书籍
 
 1.翟志瑞、李羽壮著 《金门纪实——五十年代台海危机始末》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1994年1月版
 2.徐焰著 《金门之战》(1949—1959)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1992年2月版
 3.梅剑主编 《两岸怨仇》
     中国文史出版社      2000年12月版
 4.宋连生 巩小华编著 《对峙五十年》
台海出版社    2000年11月版
 5.《叶飞回忆录》   解放军出版社    1988年11月版
 6.陈惠云著 《海漩——兵进金门全景纪实》
     华文出版社     1999年12月版
 7.柳江南、罗英才、胡兆才著 《第三野战军征战纪实》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2000年10月版
 8.刘亚洲著 《台湾海峡绝密传真》 
     工人出版社    1993年5月版
关闭本页】 
黄氏书刊
本站搜索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东方
      景园2栋1单元502室
电话:0577-68850006
传真:0577-68850005
手机:18967756138
邮箱:387614150@qq.com
返回首页本会简况黄氏谱系黄氏人物黄氏报纸黄氏文化宗亲留言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浙南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东方景园2栋1单元502室
电话:0577-68850006 传真:0577-68850005 邮政编码:325800
未经书面许可严禁转载和复制本站的任何信息 浙ICP备11008857号-1 技术支持:捷点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