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浙南黄氏研究会!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黄氏首页 > 黄氏书刊> 黄正瑞著台湾问题面面观
黄正瑞著台湾问题面面观
第 二 节 孤军 奋 战
来源: 发布时期:2012/4/3 22:13:09 查看次数:2047次

 

第 二 节   孤军 奋 战
 
10月24日上午,28军前指在菊江再次召开作战会议,尽管大家认为攻金条件还不成熟,但还是决定当晚攻金。28军指挥部拟定了正式的具体方案:第一步由244团、251团、253团担任第一梯队。244团在金门的垄口和后沙间登陆后,迅速攻占后半山、双乳山,得手后留少量警戒金门东半岛,主力向金门县城前进。251团在西堡、古宁头之间登陆后,迅速抢占湖南和榜林,协助244团和255团攻击金门县城,253团在古宁头登陆后,迅速占领林厝、埔头,并协同参加进攻金门县城,歼灭西半岛之敌。第二步:西半岛解决后,第一梯队3个团加第二梯队3个团,或再加上预备队92师,从双乳山向东分南北两路,围歼半岛之敌。10月24日(农历九月初三)21时20分,28军指挥部正式下达了启渡命令。244团由团长邢永生、政治处主任孙树良率领,于莲河和大嶝岛的阴唐启航;251团由团长刘天祥、政委田志春率领,于大嶝岛的东蔡和双沪启航;253团由团长徐博、政委陈立华率领,于澳头启航。由于船实在不够,253团还有差不多一个多连装不上,只好留下。(见85师作战参谋彭允太《难忘的金门之战》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1990年第3期第21页。)部队登船时,已随队登船的肖锋又接到兵团领导电话,告知金门守敌已增加两个团,并要肖锋本人留下指挥。肖锋当即对仍按原计划行动提出疑问,得到的回答是决心不变。只要上去两个营,肖锋掌握好第二梯队,战斗胜利是有希望的。(肖锋:《难忘的教诲》,引自《一代名将——回忆粟裕同志》第299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于是部队顺涨潮时的西北潮流和有利的三、四级东北风分别向大金门岛的西北海岸进发。船队驶到金门海峡中间时,海面刮起了6级强风,加上当时渡海部队只有团指挥所上有一部在福州战役中缴获的美式V-101型报话两用机,各营、连指挥船之间夜间用手电蒙上红布,以灯光长短作为联系手段。所以,各团船队在强风巨浪的冲击下,队形出现混乱,联系也大多失灵,各船只好单独向预定的方向开。25日1时30分,金门岛上的国民党青年军第201师的海滩巡逻人员误触了自己埋下的地雷,引起爆炸。这一爆炸惊动了该师在海边阵地上的人员,于是慌忙用探照灯向海面照射,解放军第244团的先头船只这时已接近金门北岸500--600左右,被国民党军发现,金门岛的守敌开始全力以赴实施炮火拦击。244团团长邢永生向莲河军前指要求炮火支援,大概过了5分钟,我军位于大嶝岛的三个炮群开始向金门岛前沿发起轰击,全力以赴支援登陆部队的行动。我方炮火急袭10分钟后,敌人的炮火显然是减弱了许多,但解放军炮兵夜间隔海射击,压制能力有限,因此第244团登陆时伤亡较大,一营指挥船被炸成两截,团指挥船被炮弹击中,船老大受重伤,改人工划浆前进,最后下海涉水强行登陆。大约凌晨2时左右,244团在金门白沙登陆。第253团在古宁头登陆和251团在湖尾乡登陆的船只接近敌阵地时敌人尚未发现,所以损失较小,然而各船也是分散地以单船抵滩登陆。国民党军发现解放军先头部队上岸后,马上猛烈射击后续部队,后面的船只在炮火轰击和步机枪扫射面前仍英勇向前,不过因船上人员拥挤,又没有压制敌人火力的有效手段,形成在船上完全被动挨打的情况,在登陆时已牺牲千余人。
    上岸后,部队前赴后继,向国民党军的滩头阵地冲击。第244团于金门蜂腰部北岸的垄口登陆突破,迅速夺取了海边的碉堡,俘虏了大批国民党兵。第253团在古宁头突破登陆。第251团于安歧以北的湖尾乡突破登陆。至25日2时40分,在金门北岸西部和中部担负防御任务的国民党青年军第201师601团、602团的阵地完全被突破,该师部队在混乱中狼狈向后溃退,纵深抵抗一时显得十分微弱。由于3支登陆部队没有统一的指挥,各团在“有几个人打几个人的仗,不等待,不犹豫,向里猛插”的战术思想支配下,兵分几路向纵深处猛插猛打。部队被敌军阻挡及地雷轰炸伤亡较大。至3时许攻陷古宁头之北山、林厝,准备夺取132高地,攻略金门城。3时30分,敌201师机动部队353团及602团残部进行反扑。同时敌海军扫雷202及南安两艇从古宁头西北海面炮火轰击我船只及附近部队。这时,卫戍司令汤恩伯感到我军这么快就突破十里防线,取得登陆场,感到不可思议,问参谋长:“回调金门的19军现在在什么位置?”参谋长报告:“19军已到料罗湾海面,军长刘云瀚报告说,海面风浪太大,登陆艇无法靠上运输船,准备天亮后驳运上岸增援。”这时,台湾蒋介石发来急电:“待到天亮以后,空军司令周至柔、海军司令桂永清将抵金门协同指挥三军作战,……金门一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汤恩伯马上回电:“决心率部死守阵地,决不让共军突破第二道防线,待天亮后,配合海空军夺回丢失的阵地,全歼岛上的共军。”至4时许,汤恩伯认为垄口至古宁头地区为我军主力所在,使用机动部队第118师及所属战车第3连,第14师之迫击炮全部、北太武山东侧守备队第11师之31团,及原驻琼林的第18师52团,向我军进行反扑或向琼林集结。至4时许、我军继续向敌阵地猛攻。4月30分敌援兵353团、354团与我军激战,双方处于相持阶段。7时许敌354团等在战车群配合下,向我军244团进行反扑,244团伤亡近千人。
    8时左右,金门守敌从第一次打击的惊恐中清醒过来,稳住阵脚,增援部队到位,敌19军上岸,敌飞机出动轰炸,我军炮火无法支援,战场形势出现逆转。
此外,我军又发生一件出乎意料之外的最严重问题,部队登陆时正值2时左右,是涨潮的最高峰。金门大潮为5.3米,小潮为4.2米,平均海面2.8米,九月初三是大潮约5米,高于平均海面约2米,国民党军队原先设在海滩的铁丝网和许多水下障碍物都被潮水覆盖,许多船抵滩只冲到上边,船底即被挂住。这不仅使许多部队被迫在障碍物中下水,而且船只一时动弹不得。此时,还有少数船只因靠岸前人员就已下水,并来抢滩,仍有返航的可能。然而第一梯队没有统一指挥船只的临时机构,只是每船派押船的干部战士各一名,这些干部战士见前面的船只未返回,在海边犹豫等待,而部分新动员来的船工见炮火猛烈,自己就弃船跳海,结果凌晨2时以后,涨潮高峰已过即开始退潮,已经抢滩的船只和海边其他船只因未及时返航,全部搁浅在海滩上。至8时左右第一梯队的100多艘船只竟无一艘能返航。隔海看到的只是沙滩上的船只在敌军轰炸和炮击下不断起火燃烧,原定的作战部署已不可能实现。看到这一出乎意料之外的情景,第28军前指和各师的领导的心情立即紧张起来,惟一的希望就是向第10兵团首长要求立即派船。兵团领导得知后,马上下令第31军将现有船只调给第28军,然而这时31军却几乎无船可调。眼看着对面岸上激战,第二梯队虽有4个团兵力却不能航海支援,这真是陆战中从未体会到的痛苦滋味!第85师师长兼政委朱云谦后来回忆说:“我们眼看着船只被烧,第二梯队无法过海,内心的着急和痛苦非语言所能形容。古语说‘隔岸观火’,是事不关己袖手旁观的意思,而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痛在心头,异常着急而又无计可施!这样的心情,是我参加革命以来,从未经受过的。”因白天金门海域及其上空完全被国民党海空军控制,解放军已有的少数船只也无法出海,已登陆的第一梯队在金门岛上形成孤军奋战,出现了华东野战军战史上空前悲壮的一幕。
    肖锋在他的作战日记中详细地记载了25日的作战情景。
    9时10分,244团团长邢永生在后半山用报话机报告:“团部正率一营、三营向纵深发展,一营已攻到双乳山,团直属队和三营攻占后半山,现已攻入盘山乡,政治处主任孙树良率二营登陆前失去联系,目前具体位置不清。攻击部队的各单位伤亡严重。”
    9时30分,253团团长徐博用报话机报告:“一营营长李芝率部已攻入古宁头,现正与敌201师、11师在古宁头东街激战。因指挥所率二、三营准备绕道经林厝向纵深发展。我部在埔头已与244团孙树良主任率领的该团二营会合,准备立刻将一营从古宁头接出。10时30分向金门县城和榜林发起进攻。我团伤亡很大,有的连已无法成建制,准备调整建制,决心歼灭金门守敌。”
    9时40分,244团政治处主任孙树良在山灶村东南山沟田坊边用报话机报告:“二营营长董玉福已经牺牲,现由李道之同志代理营长。敌人20多辆坦克正从安歧方向向二营压过来,二营打得很苦。我们在山灶村以南捉到胡琏个姓周的参谋,据他讲,胡琏兵团已全部到达金门投入了战斗。”
    10时30分,244团团长用报话机报告:“我部已与251团二营营长李金才在湖南村西山沟会合。敌人正分三路从琼林、双乳山和榜林西北、金门县城以东方向,向古宁头东面的海岸进攻,在早登陆部队的后背残敌也开始行动。我部看押在海边的俘虏群已被冲散。”
    11时20分,253团团长徐博从埔头以南的东坑用报话机报告:“10时30分,该团二营,已由林厝南进到埔头。古宁头以南的残敌和从金门县城北上的敌人正向我夹击,现正激战中,情况很严重。”
    11时40分,251团团长刘天祥用报话机报告:“该团三个营都靠拢在盘山乡、埔头和山灶之间。”
    15时,244团团长用报话机报告:“敌人反复冲击我防御阵地,并利用坦克扫荡海滩,从目前情况看,夜间敌人后续部队会发起反攻。现在我们三个团已被分割包围,不能连结在一起,只能各自为战。”
    17时,244团团长用报话机再次报告:“我们打垮了敌人的几次反击。参谋长已光荣牺牲了,二营教导员陈世文在进攻金门县城北侧的埔边村时负伤。我身边只有700多人,正在双乳山、松保一线进行环形防御,请赶快增援。”
    18时30分,251团团长刘天祥、政委田志春从盘山乡下保村西山坡用报话机报告:“该团向南攻击受阻,打死敌人1000多,全团已伤亡700多人,目前全团还有1200多人,子弹消耗很大,马绍堂副团长负重伤。现正集中全团所有兵力构筑工事,准备26日苦战。”
18时40分,253团团长徐博、政委陈立华用报话机报告:“我团一营在营长李芝和教导员刘振林指挥下,留在古宁头与残敌继续作战,政治处主任王路在林厝反击敌人的冲锋,准备接应第二梯队的增援。我们正率领二营、三营向金门县城北面埔下以东的38号高地进攻。我团已伤亡五六百人。”
    10月25整个白天,登陆的3个团虽然伤亡惨重,仍在按预定方案向纵深发展,到傍晚时分先后攻下西起下埔,中经下保、顶堡,东到双乳山一线,即无力再进攻了。
    据台湾“国防部史政局”编印的《金门保卫战》一书记载:
    25日16时,国民党军突入林厝东南及南端,遭共军猛烈反扑,国军第42团团长李光前中弹成仁。该团遂撤至林厝东南整顿。17时许,国军复以第118师352团、353团,由林厝东南两面突战,楔入村内,反复肉搏,逐屋争夺,共军伤亡累累,国军第18师(属增援的12兵团第19军)则乘胜攻击西一点红,并向古宁头海岸猛进。激战至黄昏,国军第118师第353团第二营长陈敦书相继殉国,其余官兵伤亡甚重,乃重新调整部署如下:
    (一)第118师以有力一部,彻夜围困林厝之共军。
    (二)第14师(属增援的19军)于垄口、观音亭山、湖尾乡、安岐、埔头亘湖下北端占领阵地。
    (三)第18师以进占古宁头东北海岸之第31团,分占原有阵地防共军增援;另第52团及战车营反撤至琼林附近整顿,并防止共军在官澳附近登陆,俾能适时应援。其余部队集结安岐、埔头附近整顿,准备再兴攻击。
10月25日入夜以后,国军第118师353团,第11师第31团及第201师之一部,对林厝、埔头之共军,进行彻夜包围监视,准备于26日拂晓,一举将其消灭。
    夜幕降临金门岛后,整个岛像死一样的沉寂,就像没有生命存在。此时的古宁头,已成为岛中之岛了,村子里300多户农舍的墙都打通了,这样便于我军机动防守。在庄子中间的一座大房子里,251团和253团的营团干部集中在这里,商量着下一步的行动方案。251团团长刘天祥建议趁现在还控制着古宁头登陆场,利用天黑敌人不敢进攻的空隙撤回去。253团团长徐博思索了一下,坚决地说:“不撤。”“那下一步怎么办?”所有的人都在静听这两位最高指挥官的决策,希望他们能拿出改变困境的办法来,然而只有沉默,长时间的沉默……
    25日中午,解放军第十兵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刘培善赶到第29军莲河指挥所,与肖锋副军长等领导一起研究应急对策,刘培善最后指示,命令已在金门登陆的3个团,由第244团团长邢永生统一指挥,收拢部队固守几个点,天黑后由246团团长孙玉秀率部渡海增援。28军在海边仅有的几只船遭国民党员军轰炸已被炸毁。在厦门征集了一次可运载两个团的6艘汽轮和木船,但由于船主害怕和故意破坏,押船战士不懂机器和航线,6艘汽轮中有5艘不是开错了航线,就是半路抛锚,只有一艘汽船和几只木船抵达了锚地。
    246团团长孙云秀是第28军的英雄团长,已内定担任82师副师长,这次被派遣渡海担任指挥全部登岛部队的任务。孙云秀率领该团一营,259团派两个连队分别由大嵊岛向林厝进发,增援第一梯队。孙云秀所率两个连乘坐小轮船,躲过国民党海空军的搜寻,在接近岸边时,被炮火击中,于26日3时在湖尾乡一带登陆,上岸后即歼灭国民党一个营,随后又向双乳山一带推进,并积极同第一梯队联系。259团派出的两个连乘坐木船时因风浪太大,仅有4个排于26日3时在古宁头登陆。这时突破口已被国民党封锁,这4个排只占领几个碉堡,随后依托这几个碉堡顽强抗击一整天,打退了国民党一次次攻击,坚持到26日下午,因弹尽援绝而最后失利。
    在25日夜至26日凌晨,金门岛上的解放军第一梯队不顾经过一个整天苦战的疲劳,利用敌军的坦克、空军在夜间不能发挥威力的有利条件,又展开了反击,并以一小部袭击金门县城,主力在岛西北夺取了国民党的部分阵地,至天亮前又挺进到林厝、浦头一线。凌晨时,第一梯队的部队看到后续部队登陆增援,第244团团长邢永生、第251团团长刘天祥和第253团团长徐博都向军前指挥报告,说部队受到很大鼓舞,拥护孙玉秀同志统一指挥岛上部队,但是登陆的第二批部队因兵力太少,打开的突破口天亮后又遭国民党军封锁,第246团的两个连在团长孙玉秀率领下突出包围,冲到古宁头与坚守该地的部队会合。
    据台湾“国防部史政局”编印《金门保卫战》记述:
    10月266时30分,第18军军长高魁元各部队开始反击,第118师展开了埔头以北直迄海岸之线,向林厝攻击前进。右翼部队第54团首先攻占东海岸之共军基地。直逼林厝东南高地攻击;左翼部队第352团向林厝南端攻击;第14师第41团配属第201师第601团,向古宁头、南山西侧进击。战至8时许,国军炮火的密集火力向林厝、古宁头的共军猛轰,掩护国军各部队开始近迫作业。惟村内房屋概系水泥及块石砌成,且多为两层楼房,国军炮火难于悉数摧毁;共军乃利用新增援部队扼守村沿,余固守村落;国军遂在炽盛火力掩护下,逐步推进。9时许,国军空军飞临上空,开始轮番炸射,共军伤亡颇重;同时第352团得战车之协力,已乘机攻入林厝,与共军反复肉博,战斗惨烈异常。
第12兵团司令官胡琏,由台受命,于26日上午时抵达水头村。据胡琏《泛述古宁头之战》一文表述:10月25日黄昏,民裕轮抵达金门南的料罗湾,兵团部派员以L·S·T来驳接我等上岸,但因风浪,两船无法靠拢,而民裕轮船长又因水道不熟,不敢夜航,泊停海中,时闻炮声,却不知岸上已发生战争。翌日晨,启碇前往大小金门间之水头,10时到达汤总部总务处长来接,始悉匪已登陆,昨日激战整日,晤汤恩伯将军后,旋即赴湖南高地。……该部以胡司令官亲临前线,士气为之大振,国军遂越战越勇,钻墙穿壁,逐屋与共军搏斗,激战至11时30分,俘共军千余人,除一部分潰窜北山、古宁头等处外,其余全部歼灭,林厝率于12时为国军全部克复。
    26日上午,蒋经国奉蒋介石之命乘专机到金门督战,蒋经国在当天的日记中述及:
    “11时半到达金门上空,俯瞰全岛,触目凄凉。降落后,乘吉普车经赴汤恩伯总司令部,沿途都是伤兵、俘虏和搬运东西的士兵。复至最前线,在炮火中慰问官兵,遍地尸体,血肉模糊。看他们在极艰苦的环境中英勇作战,极受感动。”
    12时林厝失守后,解放军全部退守到古宁头村。由于国民党步兵对古宁头久攻不克,胡琏、汤恩伯就要求台湾加派飞机,对村中房舍猛烈轰炸,再用火箭筒和坦克炮抵近逐个轰炸。14时古宁头以北沙滩碉堡四座,被敌军用平射炮及战车先后摧毁,沿海地区被敌人占领。15时许南山、北山失守。解放军在北山庄内奋勇抵抗,18时双方还在激战之中。
    26日近落暮,国民党重新调整兵力,以118师54团及354团,分任海防守备,阻止我军增援。另以预备队第353团接替352团攻击任务,并集中师之火力,协同坦克,分途攀垣越壁,对我军核心部队发起猛攻。
    26日21时20分,246团团长孙玉秀用报话机报告:“我与第一梯队各团领导邢永生、孙树良、刘天祥、田志春、徐博、陈立华、阎熔等同志,在下保村北山沟会合,并举行临时作战会议,研究了严重的军事形势,经过两天两夜的英勇战斗,给李良荣、胡琏兵团三个军以巨大的杀伤,我登陆部队十个营伤亡5000多人,已没有完整的连和营。大家一致同意分几股打游击,同敌人周旋到底。上级要看到敌情的严重,增援少数部队不能解决的问题……,下决心让岛上人员利用一切工具渡海撤回,回来一个算一个。”
    26晚22时,28军代军长肖锋和政治部主任李曼村联合致电金门岛上的各团指战员和船工,电文如下:
    敬爱的孙云秀同志、邢永生同志、孙树良同志、刘天祥同志、田志春同志、徐博同志、陈立华同志并全体指挥员、战斗员和船工:
    自10月24日晚21时20分起,为了解放祖国东南沿海岛屿,你们乘坐木船,战胜八九级台风的惊涛骇浪,在金门岛西北岸十里海滩实行了坚决的突破。为了歼灭蒋介石的残余溃兵,不少同志付出了宝贵的生命。我英勇善战的人民子弟兵,在后无船只援兵的情况下,血战两昼夜,给数目大大超过我军的敌人以严重的杀伤,摧毁了敌人很多军事设施。由于领导错判了敌情,我400多只战船,10个战斗建制营遭到失败,写下了极壮烈的史篇。目前还活着的同志们,正抱着有我无敌的决心,继续战斗转入游击斗争。为保存最后一份力量,希望前线各级指战员机动灵活,从岛上每个角落,利用敌人或群众的竹木筏及船只,成批或单个越海撤回大陆归建。我们在沿海各地特派出船只、兵力、火器接应和抢救你们。
    然而这时,金门沿岛的船只已被金门守敌全部控制起来,金门海岸沿线除了登陆部队登陆时被烧焦的木船的炭灰外,连船影子也没有。
    27日1时在国民党军队猛烈攻击下,古宁头部队弹尽粮绝,阵地全部失守。解放军第28军前指同金门岛上各团的联系陆续中断。
    27日拂晓,国民党第118师及第14师各一部继续沿海岸扫荡我军余部。在古宁头村内,只有少数人员仍进行抵抗。在古宁头以北的海边岩壁下,还隐蔽着许多解放军伤员,其中有武器的少数人也在继续坚持战斗。金门岛西北方向在27日上午仍是枪炮声不绝,原来是解放军剩下的少数人还坚守在古宁头以北的地堡之中,并有部分人员据屋抵抗,国民党只得逐屋搜索攻击,才解决了战斗。随后,国民党军又向古宁头的北山海边发起攻击。国民党海军的军舰也绕到古宁头北面的海上,用舰炮向地面炮火射不到的死角轰击。在海陆夹攻下,在海边的一些有武器的解放军伤员战斗到最后牺牲,而大部分伤员被俘。至27日上午10时,金门战斗基本结束。
 
26日半夜,孙云秀带领大家摸黑向东南方向突围。走了一夜,到达132高地东边,找到一条深草沟隐蔽下来。这时已没有激烈的枪声了,四处都是敌人的巡逻队。27日白天伏在沟里不动。下午4点钟,被巡逻的敌人发现后向东南方向突围。28日下午1点被打扫战场国民党部队发现,敌人居高临下扫射,孙云秀身负重伤,他咬紧牙关,举起手枪,将枪口抵住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板机……
244团团长邢永生在战斗中已负重伤,被其他同志用担架抬到东山沟时被国民党军发现包围被俘,11月2日590余名解放军伤俘乘火车到台南国民党军第三十医院。到医院后,他立即派警卫员崔新博联系本团伤员,以原来连为单位成立临时党小组,秘密进行不暴露干部、不出卖同志的气节教育,还鼓励大家树立信心,准备迎接我军解放台湾。医院里的244团伤俘在邢永生教育下,众口一词:“我们团长生病没有来,副团长牺牲了。”12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全体伤俘在院子里开“良心会”,被迫一一“坦白”自己的身份和简历。一位姓王的战士暴露了邢永生的身份。邢永生被送到台北内湖集中营,由于邢永生坚贞不屈,约10余天便从内湖失踪了,实际上,他被秘密杀害了。
251团团长刘天祥重伤不屈。10月28日下午,在突围中,他的腿被打断,负了重伤。到了台北,被送到国民党三军总医院治疗;12月下旬,刘天祥转到三峡镇医院;在医院里,刘是国民党的重点斗争对象,敌人组织过几次斗争他的“良心会”,均一无所获。1950年2月被送到内湖集中营,不久在内湖失踪了。
253团团长徐博是在金门岛上坚持斗争时间最长的人。10月28日下午,在安岐南的草沟里,被敌人发现后抢先从北面突围出去,在山里藏了一两个月。他和陈利华同志在到海边找船或泅渡回大陆时,被敌人发现,陈利华被击中倒下,徐博一个人冲了出去。敌人出动了一个师的兵力,将太武山团团包围,密集搜索。1950年2月终于在一个山洞里搜出了徐博,徐博在山上待了将近四个月,“长发长须,形同野人。”徐博被送到内湖后,一直单独关押在一个小房子里,仅利用上厕所的机会才能与战友们偷偷说一两句话。国民党害怕他坚毅顽强的精神会“传染”给其他人,很快将他秘密杀害了。
参加金门战斗的指战员们,为了解放祖国、统一祖国,以一杀十,浴血奋战,英勇战斗到最后一刻,他们在战场上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在集中营里也是响当当的硬汉子,他们是中华民族的精英。
解放战争的4年中,解放军歼灭了国民党军队807万人。金门战斗从其规模上看,只是一次小仗,但是对于一直取得辉煌胜利的人民解放军来说,堪称是解放战争期间的一次重大损失。人民解放军共损失两批登岛部队3个团另4个连,总计9086人(其中军人8736人,船工民夫350人),约5000多人牺牲,约3000多人被俘,无一人投降,被俘的战士中绝大多数是伤员。
国民党在金门战斗中也付出了重大伤亡,战后很长时间台湾国民党方面都未公布己方的伤亡数字,只是在许多回忆和报导中承认战斗中伤亡很大。据战后人民解放军得到的消息。国民党军伤亡约9000余人。事过20多年后,当时的国民党第19军军长刘云瀚曾撰文称战斗中“我军负伤官员1908人,阵亡官兵1279人。”(见《中外杂志》第27卷第一期,1980年1月台湾出版。)按照军事常识,交战双方在使用步兵武器进行陆战的情况下,除了战场对方完全控制,己方伤员无法救治或带伤死亡之特例外,战斗中死与伤的比例应该是1:3.5至1:4。当时国民党军完全控制了金门战场,其伤员都得到及时救治,因此如果其官员真是阵亡1279人的话,负伤至少应在4000人以上,总的伤亡数应在6000人左右。
金门守卫战获胜对于处在败势中的国民党实在无异于一剂强心针,当蒋经国向蒋介石报告金门大捷时,已是63岁高龄的蒋介石竟老泪纵横,他由衷地庆幸道:“台湾有救了!党国有救了!我等有救了!”亲派劳军团去金门慰问,胡琏由中将提升为陆军二级上将。劳军团在金门县城住三天,金门县城也狂欢了三天,在这三天里,根据美军顾问团的卡特·怀特上校提出的陆海空环岛防御方案,特从澎湖调来两个炮兵师,一个坦克旅和三个步兵师助防金门,统归胡琏指挥,并将美国刚刚为国民党军装备训练完毕的一个摩托化快速纵队拨归高魁元的18军。这样,使金门守军兵力达到近7万人。
关闭本页】 
黄氏书刊
本站搜索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东方
      景园2栋1单元502室
电话:0577-68850006
传真:0577-68850005
手机:18967756138
邮箱:387614150@qq.com
返回首页本会简况黄氏谱系黄氏人物黄氏报纸黄氏文化宗亲留言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浙南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东方景园2栋1单元502室
电话:0577-68850006 传真:0577-68850005 邮政编码:325800
未经书面许可严禁转载和复制本站的任何信息 浙ICP备11008857号-1 技术支持:捷点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