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浙南黄氏研究会!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黄氏首页 > 黄氏书刊> 黄正瑞著台湾问题面面观
黄正瑞著台湾问题面面观
第 一 节 骄傲 轻 敌
来源: 发布时期:2012/4/3 22:14:12 查看次数:1552次

 

第 一 节   骄傲 轻 敌
 
抗战胜利时,抗日根据地人口近一亿人,人民部队达127万,民兵发展到220万人。国民党正规军约200万人,其余部队230万人。1946年6月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经过两年作战,1948年秋人民解放军总兵力由127万增加到280万,其中野战部队149万人;国民党部队由430万,下降到365万人,可用于一线作战的为174万。1948年9月12日至1949年1月31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共歼灭国民党军队154万人,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宣告“引退”,其“总统”职务由“副总统”李宗仁代理。同时集中了残余部队70余万人防御长江。1949年4月21日解放军突破千里长江防线。5月26日,蒋介石在上海失陷前一天飞抵台湾。
蒋介石在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失败的当天,就命蒋经国持手谕找在上海的中央银行总裁俞鸿钧,要把其库存的全部黄金、白银、美钞运往台湾。自从1948年8月实行币制改革,发行金圆券之后,民间所藏的金银美钞几乎被搜刮殆尽,全部存于国库。据国民党政府监察院财政委秘密会议报告和《李宗仁回忆录》中的统计教字,去台湾前,蒋介石从国库运走黄金390万盎司,外汇7000万美元和价值7000万美元的银元,总计价值约5亿美元之上。蒋介石此举可谓一石三鸟:对李宗仁政府无异于釜底抽薪;为台湾经济的稳定,“反共基地”的巩固输了血;对于即将成立的中共政权,增加了恢复国民经济的困难。此外,在上海解放之前的4个月内,仅从上海一地就运走机器设备、车辆、纸张、棉纱、布匹等1500船只物资。
1949年6月,蒋介石败退台湾时,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曾设想加强海军力量,乘胜进军,一举解放台湾。1949年7月,中共中央军委命令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进军福建,追歼残敌,完成解放全华东的任务。6月28日十兵团3个军在司令员叶飞带领下冒暑入闽。8月进行了福州战役,守敌闻风而逃。8月17日福州解放,歼敌1个兵团部、2个军部、9个师近4万人。10兵团司令部离开福州之前,开了作战会议,根据解放福建全省的要求,十兵团主力决定,9月19日起发起漳厦金战役,第一阶段歼灭漳州为中心的金厦外围之敌;第二阶段攻击厦门、金门。为此,兵团决定第31军和第29军一部执行第一阶段作战任务。第二阶段由第31军和第29军主力会攻厦门,第28军、第29军各以一部而以28军为主攻击金门,并争取同时击破两岛。解放军9月19日占领漳州,至9月25日共歼敌1.7万人,肃清了金厦外围陆上残敌。9月26日十兵团叶飞司令员在泉州召开入闽以来的第二次作战会议,研究攻打厦金两岛问题,兵团认为有三种方案可供选择。其一是金、厦并取。这样可以造成国民党指挥及兵力、火力分散,使其顾此失彼,可求全歼;其二是先金后厦,这样可以形成对厦门的包围,暴露厦门的侧背防御弱点,便于乘隙攻击;其三是先厦后金,当面的敌情清楚,距离近,便于准备,攻击易于奏效。会议决定,由28军攻取金门,29军和31军担任攻取厦门的任务。
1949年10月7日叶飞签发十兵团给三野司令部电报,电文如下:
    (一)汤匪总部、5军军部率200师驻小金门,22兵团率40、45、201师等3个师驻金门,汤前指及55军军部率29、74、181师及5军之166师及战车营驻厦门,该敌连日来在原有永久性筑城基础上正在积极修加副防御工事和地堡群。
(二)泉漳地区工作基础不强,再加语言不通,船工逃跑及躲避现象非常严重,现我正以最大力量加强对船工的领导和教育,并已开始训练水手。
(三)据以上情况,我们以10天时间进行训练水手、动员教育船工及加紧对岛屿要塞战的战术和技术准备,预定10月13日或15日对金厦发起攻击,具体时间和部署另电呈报。
10月9日6时,为迷惑敌人和为攻金作战建立桥头堡,第28军251团在第29军259团的配合下,冒着急风暴雨向大嶝岛发起攻击。我攻击部队乘海水落潮,奋力涉过三四里潮水过膝的海滩,突上大嶝岛,与岛上守敌展开激战。经过反复冲杀,直至10日22时,全歼守敌25军40师118团全部、119团大部,俘敌1800人、毙伤700余人,胜利解放了大小嶝岛。此时,金门已是座孤岛,完全呈露在我28军攻击视线之内。
金门岛总面积150.5平方公里,大金门岛岛形中狭,东西端较宽,呈哑铃形,东西长约20公里,南北最宽处15.5公里,最窄处仅3公里。除大金门本岛外,尚包括小金门、大担、二担等12个岛屿。三面与大陆隔海相望,最近距厦门9.6公里;大部分为丘陵地,平地较少。北太武山(主峰253m)、双乳山等中部高地形成该岛的脊背,地势向两侧渐次低下。北岸琼林至古宁头一带是平坦台地,海边多为沙质硬滩,礁石较少,易于登陆。
1949年6月前,金门岛基本上无蒋军驻防。自从国民党厦门要塞司令部成立金门要塞后,才把吴淞要塞撤退下来的部分官兵调驻金门,并陆续配了10门五七战防炮,20门二点五机关炮,10具探照灯,开始构筑工事,架设通讯线路。
蒋介石的亲信、台湾省主席兼台湾警备司令、东南军政长官公署最高长官陈诚于7月1日行使职权后,即着手多方面向金门岛增派驻防部队。
第22兵团司令官李良荣是于8月初从厦门移驻金门守防的。该兵团军部和200师约3000余人守卫小金门。9月3日25军沈向奎军长率由机场警卫改编的40师及45师由泉州进驻金门,归属李良荣指挥。80军201师师部和601团、602团也于9月3日到达金门,归属25军指挥,约2万人。9月中旬国民党又从台湾调驻一支装甲部队到金门,即国民党战车第3团第1营共两个连(一连和三连)近400人,两个战车连有美制M5AI坦克22辆(重15吨,有37毫米炮1门)。
9月25日漳州解放以后,蒋介石感到,若金门岛再失守,台澎海岛就无安宁之日了,必须死守。陈诚决定将滞留在潮汕地区的胡琏第12兵团回调金门,以增强台澎地区的防卫能力。9月30日台南军政副长官罗卓英,带着蒋介石的手谕到汕头,命胡琏速率12兵团移防金门,接替李良荣的22兵团的金门防务。10月9日,胡琏的12兵团所属18军两个师20000多人作为12兵团的先遣部队移驻金门。
在蒋介石加强金门防守力量的同时,自9月下旬接受担负进攻金门的我十兵团第28军,也在积极地进行攻金门前的战斗准备。该军自福州南下时,军长朱绍清因病去上海治疗,政委陈美藻留在福州参加城市接管,由副军长肖锋和政治部主任李曼村主持军内工作。但由于新解放区,船只及船工征集十分困难,10月初28军征集到的船只够装载一个团。肖锋认为“有兵无船不算兵”,攻击金门不能操之过急,经与李曼村商量,研究进攻金门需三个条件,请兵团向三野前委报告:一是按现有兵力,我军只能对付金门1.2万人,如敌人增援金门,我们即不能打,即使敌人增加一个团也不能打。二是务必确保运足6个团的船只,使第一梯队登陆时就取得对敌人的优势,否则也不能打;三是每只船需配备3个船工。根据泉州湾、围头动员民工的情况看,有必要请前委转请山东和苏州党委派3000名老区船工南下支前,这些人不到,也不能打。然而,十兵团叶飞司令表示再研究一下,并明确指示28军继续做好收集船只,训练船工和登陆作战训练这些渡海作战前的准备工作。
10月10日,28军在攻克大小嶝岛时,从俘虏中发现10月9日增援金门的胡琏12兵团第11师的第31团和32团中的官兵,但俘虏不知胡琏兵团准备撤离汕头的去向。肖锋分析敌人增援金门的同时也增援大小嶝岛,说明金门守敌不像要跑。肖锋立即把这一新情况向叶飞汇报。叶飞司令员说:“不大可能吧!胡琏兵团还在潮汕地区未动。”
10月11日野司给十兵团回电:
“7日电同意,你们来电部署依战役战术要求,最好按来电同时攻歼金厦两地之敌,但请你们考虑根据金厦两地敌我双方实力及敌之内部情况(刘汝明、王修身之关系如何)及我方准备程度(尤其是船只)如以5个师攻厦门(有把握)同时以两个师攻金门是否完全有把握,如考虑条件比较成熟,则可同时发起攻击,否则是否以一部兵力(主要加强炮火封锁敌船阻援与截逃)牵制金门之敌,此案比较稳当,但有使金门之敌逃跑,准备最大坏处,究竟如何,请你们依实情办理,自行决定之。总之,以充分准备,有把握地发起战斗为宜。”
叶飞接到野司复电,再三斟酌,分析野司电报精神,他认为,电文的最后,虽然要他们依实情办理,自行决定,但在前面,还是倾向于先取厦门。叶飞举棋不定,召集兵团领导干部们再次研究。
会议开始后,大家共同认为,厦门、金门战役,与以往各种大小战役有所区别的是,这是一场渡海战役,必须要有足够的船只。这样,才可运兵运粮,有兵无船等于无兵。他们初步统计,至10月上旬,29军只有运载3个团的船只,31军也只有运载3个团的船只,而28军只有运载1个团的船只,金门岛上的敌人有8个团,28军上去1个团,此战怎么打?研究结果,还是采取先厦后金方针。
10月13日,三野前委粟裕复电兵团,电报中明确指示:“同意28军提出的三个条件”,并又特别指示三条:一是的原有敌人1.2万人计算,只要增敌一个团不打;二是没有一次运载6个团的船只不打,三是从苏北和山东挑选6000名久经考验的船工,乘火车南下福建,限10月底向28军报到,船工不到不打。
10月15日十兵团发起攻打厦门的战斗。由于敌人的主力在厦门,鼓浪屿只有1个师约5000余人的兵力。叶飞决定先佯攻鼓浪屿,给敌人造成错觉,调动厦门的敌人增援鼓浪屿,然后将我军主攻方向放在厦门岛北部的高崎。10月15日15时40分第31军271团、277团第一梯队两个营,在炮火支援下,分别从海沧和沙坛起渡,向鼓浪屿进发。船队一出江口,就遇上大风,逆风行驶,队形顿时大乱,有的船掉了队,有的船下沉,敌人也拼命向船队开炮,21时30分,突击船队陆续登上鼓浪屿,但只有少数几条船抵达,大部分被敌炮火击沉或被风吹散。登上鼓浪屿的只有7个排兵力,而且他们一上滩头,就遭到密集的火力阻击,牺牲大半。23时,第二梯队三个营开始起渡,可是也因风大浪大,未能成功。叶飞决定暂停攻击,总结经验教训。第一批登上鼓浪屿的战士,在后无援兵的情况下,打得相当英勇顽强,几乎全部牺牲。
鼓浪屿战斗打响后,汤恩伯果然中计,急忙从厦门调一个师兵力增援鼓浪屿。19时31军和29军5个主力团,分乘250艘木船出发。20时许船队抵达厦门北半岛,搁浅在离岛约4米的淤泥滩上,战士们立即下船抢滩强攻,至16日6时占领了高崎和神山,在北半岛建立了稳固的登陆场。16日中午突击队在10多公里宽的正面,全线突破厦门北部一线防御。17日上午9时,厦门岛解放,汤恩伯及55军军长曹福林乘小汽艇逃到金门。17日上午,厦门岛枪声停止时,31军273团2营在鼓浪屿再次登陆,敌人已得知厦门失守,抵抗无用,纷纷下海东逃金门,没来得及逃跑的1400余名国民党军全部成了俘虏。厦门战役仅两天时间,共歼敌2.7万余人,其中俘虏2.5万余人。
10月17日厦门解放以后,十兵团决定司令部移到厦门。10月18日叶飞召见肖锋,要求28军抓紧做好攻金准备,时间不要拖得太长,以免贻误战机。考虑到28军南下时留一个师在福州担任守备,兵团决定抽调29军85师的253团和87师的259团,由85师师长朱云谦率领,拨归28军指挥,参加攻金战斗,并以31军92师作为攻金预备队。要求在10月20日发起进攻。肖锋再次提到现在的船还不够运三个团,认为要原先提到的三个条件具备后再发起攻金战斗。叶飞认为有两个团的船就可以动手,要求按决定执行,肖锋负责前线指挥,兵团掌握敌情变化情况,乘胡琏兵团还未到达金门之前,发起登陆,一举攻下金门。
厦门解放后,20万军兵处于较严重的缺粮时期,而厦门市政府权限在厦门岛,无法从泉州、漳州等地调换物资。为此厦门市政府要求叶飞坐镇厦门主持工作。叶飞无奈,只好将部队的工作交给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刘培善负责,兵团指挥所由陈铁君负责。
10月20日,28军才筹集到100多条船,离运送6个团的兵力所需要的船只相差甚远。于是肖锋请示兵团,刘培善同意将日期推迟到23日。22日中午,肖锋又请示兵团首长,报告说,目前才筹集到120条船只,23日战斗恐难以发运。刘培善考虑后决定,将31军解放厦门的船只拨交28军,并推迟1天,即24日夜发起战斗。
在18军10月19日到达金门之后,根据台湾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命令。胡琏命第67军刘濂一部为第一船团,第19军刘之瀚部为第二船团,从10月18日开始,相继离汕头向舟山发船,他自己则乘飞机从汕头径去台湾,向东南军政长官面请指示。17日厦门解放后,国民党海军厦门巡防处也于17日撤逃到金门,更名为金门巡防处,有中荣、楚观、联锦、淮安、南安、扫202、扫203、炮15、炮16等9条舰艇。国民党第12兵团部和第19军在海峡航行中,又接到金门接防的任务,随即改航,于10月22日驶抵金门料罗湾。19军到达金门之前,金门的兵力已有6个师一个战车营。为防止解放军进攻金门,国民党空军惟一的轰炸大队 —— 一大队,有25架B24型轰炸机和60多架FB26战斗机。10月16日、19日两日,这个大队连续出动B24轰炸机到大小嶝岛等地上空轰炸石井、莲河、围头、澳头等28军、29军集结地区。
厦门失守后,台湾蒋政权是很看重金门的。这一点从蒋经国10月22日的日记即可为证:“金门岛离共军大陆阵地,不过一衣带水,国军退守此地之后,父亲以其对军事和政治,均具有极大意义,必须防守。因午间急电驻守该阵地作战之汤恩伯将军告以,‘金门不能再失,必须就地督战,负责尽职,不能请辞易将’。”
金门守将,蒋军第22兵团司令长官李良荣既惶惶不可终日,又在求生本能驱使下,作最后挣扎而不敢麻痹和懈怠。李良荣对我军兵力和企图的判断是:
    1、当面的华野第10兵团第28军、第29军、第31军等三个军,短期内无增援,无海军,而我则可能获得增援,并有海空军增援而获制海权和制空权;
2、敌军如来犯,当以大金门为第一目标公算最大。其于大金门登陆之主登陆地区,又当以金门西部之鸡髻头至古宁头间广阔平坦海滩之公算最大。
基于上述研判,李良荣策定防守金门的计划和方针是:“并用直接与间接配备,分区防守,控制有力机动部队,置重兵于大金门两半部,迅速加强野战防御工事及副防御的构筑,坚强固守,务求歼灭来犯敌军于水防滩头。”李良荣根据从我军截获的情报分析,估计我军于25日、26日对金门发动攻击。24日上午第22兵团开会,汤恩伯到会督导,会议决定进行作战演习。当天下午,金门蒋军201师和118师(加强战车连),在认为我军进犯登陆公算最大的垄口至古宁头之间海滩举行联合攻防演习。演习于24日下午7时结束,过了七八个小时,我军果然在这一地段登陆,大举进攻。据说金门守军抗击我登陆进攻的实战,同他们刚刚进行过的演习几乎相同。10月24日夜,我军发起改击之际,恰巧是胡琏从台湾基隆登上运送军品之民裕轮前往金门之时,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以兵团司令官及福建省主席名义率领18、19两军,接任金门防务,汤恩伯、李良荣调回台湾。因此,可以说,金门战斗是在金门守敌进行换防要调走的还没有走,要调来的却已经来的时刻打响的。这样一来,22兵团和12兵团合为一股。据金门参战的蒋军有关主官提供的材料表明:当时,有22兵团第25军之201师,12兵团第18军之第11师,第118师(两个师都是加强师)、43师、12兵团第19军之第14师、第18师,合计兵力达5万余人,是我军攻金部队第一梯队兵力的5倍多。在敌我兵力如此悬殊,又是在无制海、制空权的海岛作战的特殊条件下,我军官兵所面临的特殊战斗之空前酷烈,是令人难以想像的。
关闭本页】 
黄氏书刊
本站搜索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东方
      景园2栋1单元502室
电话:0577-68850006
传真:0577-68850005
手机:18967756138
邮箱:387614150@qq.com
返回首页本会简况黄氏谱系黄氏人物黄氏报纸黄氏文化宗亲留言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浙南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东方景园2栋1单元502室
电话:0577-68850006 传真:0577-68850005 邮政编码:325800
未经书面许可严禁转载和复制本站的任何信息 浙ICP备09103992号 技术支持:捷点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