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浙南黄氏研究会!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黄氏首页 > 黄氏人物 > 省外古代人物
省外古代人物
定侯 黄霸(前131—前51)
来源:浙南黄氏研究会 发布时期:2011/5/1 19:55:08

         黄 霸(前131—前51)字次公,谥文公,历官至丞相,封建成侯,谥定侯,为汉代循吏之首。生五子,季曰宗。

生平考】现将《汉书卷八十九 循吏传第五十九》等译注如下:
黄霸(约前131—前51年,82岁)字次公,西汉时期淮阳阳夏(今河南太康县)人。
史称黄霸自幼学习法律之学,有大志,喜欢做官。年轻时即成为乡里豪杰。曾役使乡人到云陵(今陕西淳化县)做事,他的家族也因此从淮阳迁徙到陕西云陵县。霸少为阳夏游徼,与善相人者共载出,见一妇人,相者言:“此妇人当富贵,不然,相书不可用也。”霸推问之,乃其乡里巫家女也。霸即娶为妻,与之终身。
(约前109年,黄霸23岁),由于汉时并无科举制度,汉武帝(前157年—前87年)末年为缓解财政困难,发布诏令,凡是向国家贡献财产的给官做。黄霸曾花钱买了一个小官——补侍郎(西汉侍郎为郎官之一,掌守宫廷门户,充当车骑随从皇帝)谒者(始置于春秋战国,为国君掌管传达之事),但因同事犯罪被连坐而免。
(约前104年,黄霸28岁),后复入谷沈黎郡(西汉元鼎六年,即前111年,在西南夷地区设置沈黎郡,郡治即今天汉源县的九襄镇),补左冯翊(官名,亦为行政区名。为汉代三辅之一。武帝太初元年,前104年将左内史更名“左冯翊”,治所在长安,即今西安市西北,相当于郡守)二百石卒史。冯翊以霸入财为官,不署右职,使领郡钱谷计(管一郡钱粮)。
(约前100年,黄霸32岁),由于清正无私,经上司考察,补为河东均输长(汉代,朝廷在全国28个郡设置盐官,河东盐官称河东均输长,驻节运城),他任均输长时一改前任做法,先张贴告示,公布市价,教化商人,不准哄抬物价、囤积居奇;下令杜绝送礼,杜绝请客吃饭;按照公平、公正、公开做买卖,尽快充实国库,弥补前任的亏空;按照正规渠道、法令、印章解送银两进京。
(约前97年,黄霸36岁),复察廉升为河南太守丞。霸为人明察内敏,又习文法,然温良有让,足知,善御众。为丞,处议当于法,合人心,太守甚任之,吏民爱敬焉。自武帝末,用法深。昭帝(在位前87—前74)立,幼,此时正逢左将军上官桀与霍光争权,勾结燕王谋乱(时为昭帝元凤元年),被霍光镇压,他们的党羽亦受到严厉打击。一般的俗吏都依照武帝时的习惯严酷执法,唯有黄霸宽和以待,也因此得了仁厚的名声,深得太守信任,亦很受百姓爱戴。
(前73年,黄霸59岁),昭帝短命,随后宣帝(前73年—前49年在位)即位(中间还夹了一个当了没几天皇帝就被霍光废掉的昌邑王)。宣帝是汉武帝的曾孙,即卫太子的孙儿。太子因巫蛊之祸死难,三位皇孙并死,只有襁褓中的皇曾孙被人保护下来。十八岁之前宣帝都在民间生活,娶的老婆也是村姑,因此深知民间对于武帝末年横行天下的酷吏们的畏惧与痛恨。因此他即位不久即启用以素称仁厚的黄霸任廷尉正。任上黄霸“数决疑狱”,“廷中称平”,不久转任丞相府长史(丞相府秘书长)。
(前72年,黄霸60岁),宣帝并非昭帝嫡血,时刻有被罢黜的危险,而此时霍光集团势力庞大,威胁到皇权。宣帝为消除隐患,要朝臣重议庙乐,颂扬武帝的功德,为武帝追加尊号,抑制霍氏集团。朝中爱拍马屁的大臣立即附和,颂扬宣帝是英明贤君,是武帝的真传嫡血,兴武拓疆,继统大业。这正是宣帝所希望听到的,但却遭到为人耿直的长信少尉夏侯胜的极力反对。他说现在不是颂扬武帝的文治武略、开拓国家疆土的时候,而是要考虑如何安定社会、振兴百业。黄霸是满朝文武中惟一支持夏侯胜观点的人,他拒绝在众臣弹劾夏侯胜的联名书上签字。丞相蔡义和御史大夫田广明带头声讨夏侯胜“非议诏书,毁先帝”的罪行,定性为“大逆不道”;又揭发丞相长史(丞相府秘书长)黄霸事先知道夏侯胜的观点而没有举报,犯有包庇怂恿之罪;两人都被捕入狱,判处死刑。身陷囹圄的黄霸不仅没有意志消沉,反而趁此机会拜夏侯胜为师,学治国之道。夏侯胜是西汉有名的经学大师,著有《尚书》,是“大夏侯学”的开创者。黄霸虚心向夏侯胜学习儒家经典,日复一日,坚持不懈。两人在监狱里并不觉得冷清,读书写字,乐得逍遥。
(前70年,黄霸62岁)。本始四年(前70年),中原地区遇到大地震,宣帝为祈求太平而大赦天下。黄霸和夏侯胜出狱,夏侯胜被任命为谏大夫,胜又口荐霸于上,上擢霸为扬州刺史。西汉之刺史的主要职责是监察地方官员,虽然本身品秩较低(通常为六百石),却能纠劾品级比自己高的官员(如郡守等),在皇帝对地方行政的控制中有重要作用。三年之后,宣帝对黄霸的工作很满意,下诏表彰,并任命其为颍川太守,秩“比二千石”,并且官赐车盖,“特高一丈(231厘米),别驾主簿车,缇油屏泥于轼前,以章有德。”
(前68年,黄霸64岁)。黄霸当上了颍川的二千石之后,正逢宣帝要体恤民苦,数下恩泽诏书。但是地方当中武帝末年的老班底尚在,恩泽之下想必会牵扯到他们当年严打时犯的错误,至少面子上也过不去,于是“吏不奉宣”。
颍川郡原是秦代设置的郡,管辖20个县,地域辽阔,人口众多,也属一个富庶之地。当时人口有200余万,有好几个县的居民聚集,围攻县府,郡太守逃往京城向汉宣帝求救,要求派武将镇压“刁民”。汉宣帝有心派兵镇压,丞相则推荐黄霸去平叛,不用一兵一卒。宣帝知道黄霸清廉刚正,但没听说过他会平叛。丞相呈上黄霸一份奏章,说百姓造反非“刁民”刁,而是官吏无能,理法不顺;官吏若教化为先,事先把法令告诉百姓,为官者做出表率,身体力行,“刁民”绝对不会造反。汉宣帝认为有理,委任黄霸为颍川太守。
黄霸不坐轿,不骑马,不鸣锣开道,而是微服私访,骑着骡子带一个管家去上任。进入颍川地界,一路上看到逃荒要饭的百姓群一拨又一拨,他就和这些百姓聊起来,问他们为何要背井离乡?逃荒者告诉他因为他们的土地被豪强恶霸掠夺去了,无田可种,不逃荒就得饿死。黄霸说,为何不去县衙告状?逃荒者哭诉:进衙门告状,未开口先挨打,谁还敢去啊!黄霸明白了,便劝他们回颍川,新任太守替他们申冤作主。当然,逃荒者不相信一个过路人的话,继续往邻县逃奔。在路上,也有让黄霸心动眼亮的地方。到了岭武村,满山树木葱郁青翠,牛羊在田间山边吃草,家家炊烟冉冉,鸡叫狗吠猪嚎,一派农村清平乐园景象。他在岭武村歇脚喝茶时得知原来这岭武村不属颍川郡管辖。黄霸登山远眺:同一块土地上,竟有不同村庄,一边逃荒要饭,满目凄凉;一边安居乐业,牛欢马叫。强烈的对比使他明白了,不是颍川“刁民”难弄,而是豪强恶霸作祟。于是他向汉宣帝写了一份奏章,火速发往京城,恳请皇上恩准在颍川开仓放粮,把颍川郡几万流亡农民安置好,这样皇上的新政新法令就能在颍川实行,颍川的“刁民”也就治理好了。他在奏章最后说,民是水,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
汉宣帝答应了这个合情合理的要求。所以,黄霸到颍川第一件事就是出安民告示,教化百姓,学习法令,并还派人到邻县和官道上贴告示,号召流亡农民回乡,凡回家开荒种田者发放粮食,发放种子,免税免劳役。为了赢得百姓的信任,他带头脱掉官服官靴,下地拉犁耕地。他的做法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外出逃荒的流亡农民纷纷回来了。为了让流亡农民安心,不再外逃,他责令各县县令安置逃荒者,违者重罚,不听者革职,到各县暗自察访,检查督促。他说:“流亡农民不想造反,也不想背井离乡去逃荒,各县应该明白,这些逃荒流亡农民既是劳动力,又是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把这些流亡农民安置好了,也是你们尽心尽职的政绩了。”
黄霸到颍川上任,不光安抚平民百姓,还着力对贪官进行教化,让他们心服口服。他把颍川郡二十多个县令叫到大堂来,让他们一个个背诵宣帝的新政新法令,会背诵的就放走,不会背诵的留下来读。他说连皇上的新政新法都不懂,如何去治理百姓。这一招比打二十下板子还疼。有一个县令读“六条问事”读得浑身发抖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地说:“大人,我认罪,我错了,我以六条问事,请大人赏我一个全尸。”因为他的所作所为与“六条问事”条条沾上了边,如按法惩办,必死无疑。所谓“六条问事”是考察地方官员的标准,内容包括不许“田宅逾制”、“背公向私”、“侵渔百姓”、“聚签货赂”等等。黄霸到任后将这“六条问事”法令在大街小巷到处张贴,大张旗鼓的宣传,老百姓个个知道了,人人感恩皇上,让官吏自觉遵守。他认为考察的重点应在防患于未然,而不是事发后的追究与处理,所以郡守官员和二十多个县令个个心悦诚服。他到任后之所以先不触动和打击豪强地主,不是他不想打击,而是他认为打击这些人的时机尚未成熟。在他看来,最重要的事是重视农桑,发展生产,丰衣足食,使农民上足以赡养父母,下足以抚养妻子儿女,好年成可以丰衣足食,坏年成也不至于饿死。流亡农民见有了出路,便纷纷返乡耕种。经济上打下了一定基础后,他开始打击豪强地主、恶霸、地痞。凡证据确凿,便狠狠地打击,让他们补足拖欠国家的税款,返还强占百姓的土地、粮食、牧畜、房屋。当然,黄霸也不忘教化他们,给他们出路,让其全家老小开荒种田,自食其力。其它豪强地主害怕了,便老老实实上缴税收,偷偷地返还强占来的土地,黄霸也就不再追究。等到流亡农民稳定下来,黄霸又鼓励农民种树、养猪、养鸡鸭、养蚕桑,并下令禁止用粮食喂马,把宣帝的休养生息的政策逐一贯彻,使百姓安居乐业而感恩皇上。这一方法也使那些顽固不化的豪强地主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们害怕戴上反朝廷的罪名。
黄霸担任颖川太守,曾想(对民情)有所了解,(就)选择了一位上了年纪的廉洁官吏派他去,嘱咐他不要泄露机密。官吏外出后,不敢在邮亭住宿,在路旁吃饭,鸟抓去他的肉。有想到府上讲述事情的百姓正好看到了这情形,黄霸和他谈话的时候(他)提到了这件事。过了几天官吏回来拜见黄霸,黄霸迎接他(并且)慰劳他,说:“很辛苦啊,在路边吃饭却被鸟抢去了肉。”官吏非常吃惊,以为黄霸全都知道他的起居,对所问的事情丝毫不敢有所隐瞒。鳏寡孤独者有死了没被安葬的,乡里的官员写信一说,黄霸都给分别处置,某个地方的大木头可以做棺木,某个邮亭有小猪可以用来祭祀,官吏前往都像他说的那样。他了解事情聪明到了这种程度,官吏百姓都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办法,全称赞他神通英明。奸邪的人都离开这里到了别的郡县,窃贼和强盗日益减少。
黄霸大力推行教化,然后才使用刑罚以求培养长期稳定工作的官员。许县丞年老,患有耳病,督邮汇报想驱逐他,黄霸说,“许县丞是廉洁的官吏,虽然年纪老,还能做接待迎送的工作,只是稍微耳聋,有什么妨碍呢?姑且好好帮助他,不要失去贤者的心啊。”有人问这么做的缘故,黄霸说,频繁地更换长吏,送别旧人和迎接新人的费用,以及奸诈的官吏因为(交接之际)藏匿簿书盗窃公家的财务,公私的耗费非常大,都是从百姓那里取得的,所更换的新官吏又不一定贤良,有的还不如旧官吏,只是相互增加制造乱子。但凡他们管理政务,距离安定的局面还相差很远。黄霸因为外表宽厚而内心清明,得到了官吏和百姓的爱戴。《汉书·循吏传》说:“霸以外宽内明得吏民心:户口岁增,治为天下第一。”
(前65年,元康元年,黄霸67岁)五年之后,颍川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户口岁增,治为天下第一”。宣帝非常高兴,下诏提拔黄霸出任京兆尹,秩二千石。但这京兆尹(长安市长)可不好当,不如颍川太守那样行事有自由度。不久便犯了两条错误:坐发民治驰道(驰道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国道”,始于秦朝)不先闻(汉制各级官吏有义务随时向中央汇报情况,供中央决策时参考。所为之事当奏不奏,依制贬秩、免官乃至被罪),又发骑士诣北军,马不适士(关西人谓补满为适。马少士多,不相补满也),劾乏军兴(古代违反军律的一种罪名。耽误军事行动或军用物资的征集调拨叫“乏军兴”。官府征集物资叫“兴”,因此又被贬回了颍川,再做了八年太守,工资却被扣到剩下八百石。
(前61年8月,神爵元年,黄霸71岁),前后八年,郡中愈治。黄霸断案也竭力主张用儒家的德治,崇尚仁政,反对酷刑,先行教化,后用刑罚。他认为断案必须依据法律条规,必须有证据,不能以个人想象和好恶办案。同时他还坚持从轻处理疑案的原则,对无证据或证据不足或暂无法取证的就从轻发落,释放回家,以观后效,对那些年老有病非十恶不赦者也从轻处理。结果救了一些人的命,监狱不再人满为患,到衙门来告状喊冤的人也减少了。民间赞扬黄霸持法平和,也称颂宣帝英明宽宏。是时,凤皇神爵数集郡国,颍川尤多。天子以霸治行终长者,下诏称扬曰:“颍川太守霸,宣布诏令,百姓向化,孝子弟弟贞妇顺孙日以众多,田者让畔,道不拾遗,养视鳏寡,赡助贫穷,狱或八年亡重罪囚,吏民向于教化,兴于行谊,可谓贤人君子矣。《书》不云乎?‘股肱良哉!’其赐爵关内侯,黄金百斤,秩中二千石。”黄霸把100斤黄金捐献给颍川郡修理河道,自己分文不留。黄霸又一次升官,先回朝做了太子太傅。
(前60年8月,神爵二年,黄霸72岁),黄霸迁御史大夫。
五凤三年(前55年,黄霸77岁),二月代接替正月死去的丙吉为丞相,封建成侯,食邑六百户。霸材长于治民,及为丞相,总纲纪号令,风采不及丙、魏、于定国,功名损于治郡。《汉书》上对他做丞相的评价不高,说他材长于治民,适合做具体的治理工作,做丞相这样的提纳挈领型工作就不太行了。有次开会的时候,京兆尹张敞家的鹖雀褐马鸡正巧飞集到了丞相府,黄霸没见过这么怪的鸟,便以为是神鸟。而正在府中的各地官吏纷纷附和,于是黄霸便想上奏说“臣问上计长吏、守丞以兴化条,皇天报下神雀”,就是说,“我召集大臣讨论以德治国的时候,上天就派神鸟下来以资鼓励”。后来得知这是张敞养的鸟方作罢。张敞后来说,这鹖雀产在代郡(山西一代),边地来的官吏应该有不少人见过,在场的官员却没人指出,说明丞相的虚荣已经在起坏影响了。霸甚惭。史学家班固评论说:“自从汉朝建立以来,要讲治理百姓的官吏还是数黄霸第一。”
为相五岁,甘露三年三月己丑(前131—前51年, 黄霸82岁)薨,谥曰定侯。霸死后,霸子思侯赏嗣,为关都尉。薨,子忠侯辅嗣,至卫尉九卿。薨,子忠嗣侯,讫王莽乃绝。子孙为吏二千石者五六人。
关闭本页】 
黄氏人物
本站搜索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东方
      景园2栋1单元502室
电话:0577-68850006
传真:0577-68850005
手机:18967756138
邮箱:387614150@qq.com
返回首页本会简况黄氏谱系黄氏人物黄氏报纸黄氏文化宗亲留言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浙南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东方景园2栋1单元502室
电话:0577-68850006 传真:0577-68850005 邮政编码:325800
未经书面许可严禁转载和复制本站的任何信息 浙ICP备09103992号 技术支持:捷点科技